十次美国

类型:地区:发布:2020-08-05

十次美国 剧情介绍

十次美国那秃发汉子见状,美国立时出棍来袭,美国许斐英却突然一个回身,转过了一个整圈,同时间背抵棍身地将通天长棍往一旁格了开去,右臂乘势凌空挥过了一个弧线,在身子回正之际,也将手掌插往了那秃发汉子的心窝。小映疑惑道:「怎么不一样法?大家都是怎样进到这里的 ?」

「天地居」既是教主居所,占地自然广阔,然而无天一直以来独居于此,不但没有任何仆婢随伺一旁,连自己的妻儿他都是另外安排住所,而非与自己同住一处。那汉子手中长棍忽被抵往一旁,美国还不及反应过来,美国许斐英挥臂已是击至,当场便听得噗滋一声,许斐英右掌已是穿透了那秃发汉子心前皮肉,进一步往其心脏深入 。偌大的「天地居」里,此刻却无半点人声,唯有映入眼帘的数栋巍巍屋房直直耸立于前,围绕中央一片开敞的庭园,园中井然铺上交错的碎石步道,一条一条分别通往厅房、寝房、书房等十数个活动空间,每间屋房都是梁高屋高、各自成栋,让身处庭园中的人影在四方的高房包围下倍显渺小。

走入此天地居里,没有宜人悦目的景致、没有金碧辉煌的妆点、没有精刻细琢的柱壁,有的只是肃穆气氛、压迫感觉,让人打从心底生出一股惧意,一如神天教主无天予人的感觉一般 。齐护法直接便往无天寝房所在方向走去 ,想『天地居』大门既然并未深锁,那么教主就应当正身处其内,但眼前天地居里却是半点动静也无,齐护法心头因此担忧更盛,脚下速度不觉加快了起来。当下许斐英五指一张,美国沉寒之气一运,美国五指尖端便各凝起了一只冰针,狠狠地刺入了那名汉子的心内,使得正是『玄冰六诀』中的第二诀-『冰针破心』!!

于是听得了啵啵声音同时五响,美国便见那名秃发汉子身躯忽地一阵大大抽搐,美国跟着又听得嚓嚓细音同时五响,即见五支如白玉一般莹润的冰针,疾从那秃发汉子的后背对心处穿了出来,每一针身上缠着血丝,好似烟花散射一般地各采不同进向飞去,并在行进间化为一道道水气消逝 ,最终于半空中留下了五缕淡淡的白影,而那五支冰针破出的地方,立时便爆出了五朵血花,鲜红色的花瓣开之不绝,漫天飞洒于空中。呀的一声,齐护法已推开了无天寝房的两扇门扉,却见着眼前让他意想不到的光景。

齐护法望见,在无天的寝房中,有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影正背对自己站立着。许斐英心知手下敌人已经破心而死,美国紧将已经染满鲜血的掌指收回,任由那名秃发汉子前后淌血地倒往地上,也不再看一眼。「你…..」齐护法正要出声询问 ,那人已转过身来。

解决了第二名持棍贼人后,美国许斐英身子立时回了过来,美国冷着双目直往接攻而来的三人视去,但望眼前『通天棍阵』溃不成形,正是大好破阵时机,于是一刻也不多停,怀抱着儿子,扑身直往其中一名大耳汉子冲去,那名汉子登时掌劲一紧,挥动手中通天长棍重重一甩,当下棍身便如浪袭一般地汹汹击往许斐英父子身上。那张熟悉的面容不是别人,正是神天教教主黎无天!

齐护法瞥见了无天前方的圆桌上,置着一团黑布,他心中已经大致了解概况,看来这黑布是无天原先蒙在面上的,在自己擅入前不久,无天才刚将面上黑布取下置于桌上。齐护法明白了 ,无怪乎教主方才无暇应己,原是他正准备卸除一身黑衣装扮,却让自己擅闯而入撞个正着。许斐英早有准备,美国足下一踏而起,美国抱着儿子跃身踩在了棍上,却在停留了不及一瞬后,足尖一点棍身 ,藉势跃往空中,紧抱着儿子倒翻过了那名大耳汉子的肩上 。

齐护法不懂的是,堂堂神天教教主黎无天,为何需要身着黑衣 、蒙上黑布?那是齐护法从来未曾看过、也从来未曾想过无天所会做出的打扮!与此同时,美国许斐英右臂先展后收 、右掌并指划出,当下一击『披枫斩』利如锋刃,朝对了那大耳汉子的颈旁要脉斜斜劈下……无天是何等狂傲的人?何等无惧无畏的人?他所做的事,有什么不敢让人看见的?无天从来不惧天不畏地,为何此刻的他,竟会需要躲在黑衣之下?

齐护法正满心不解,无天见着眼前齐护法狐疑的面容,只淡淡说道:「齐护法,你什么都不必多问。你只需要知道,你今晚在我房内见着的任何事情,都绝对不可以泄漏出去,我便不追究你擅入我房之责了。」齐护法拱手接命道:「属下明白,属下定会遵从教主吩咐。」齐护法因已多日未见着教主身影,今刻终于耐不住关心,未经召见便自行前往无天所住之「天地居」,意欲探视教主病情。

当场只见那名大耳汉子呆若木鸡,美国颈旁一条血痕乍现,美国那血痕初起还呈一条红色细线 ,一霎后却由中央处上下裂开,再纷往两旁扩大破口,于是听得了咕噜咕噜的冒血声音响起,便见那大汉颈旁伤口血如决堤,连连往一旁倾注不已,跟着身子逐渐软下,一边儿狂洒鲜血一边儿后仰倒地。齐护法对无天的命令向来极为服从,纵然心中有着千万问号,他也会通通往肚里吞去。无天点头道:「很好,你是教中我最信得过的人,你答允我的事,从来没有没做到的。我相信你定能替我守住秘密。」

此时无天语气稍顿,续道:「另外,我还有一事交办。」然而,美国出乎意外地 ,男孩的额头没被击中 ,却感受到右肩上一道沉沉重击。男孩被这道重击震得全身酸麻,头一晕,当场失去了意识。语毕,无天往一旁床铺走去,掀起了床廉,现出了床上一个黑色布袋。无天把布袋解了开来,露出躺在里头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此时男孩正双眼紧闭、昏迷沉沉 ,显然未有意识,对于周遭所发生一切浑然无觉 。无天道:「这个小男孩是哪儿来的你也不必过问。我要交办你的是,将这男孩收容于你所管辖的『清风营』中,之后便让他在那儿过活。不必对他有什么特别优待,让他同营中其他孩子一般待遇便可,将来是死是活,就全看他自己造化!」

那日神天教教众在无天一声号令下,美国搬师回朝,美国返抵了幽州北端的根据地。神天教在历经过与武林正道一番激烈厮杀后,折损了不少兵马,打道回府后,教众或疗伤或歇息 ,都致力于让自己恢复元气。齐护法躬身抱拳道:「教主交办的任务,属下定当遵照!」

无天道:「很好,那这男孩便交予你带走了,你可以退下了。」对于当日无极峰上的事,美国无天由始至终未曾对教众做出任何解释,教中上上下下胡猜私臆、耳语纷传 ,却终究没人敢找上教主去问起一句半语。齐护法于是走到了床边,将床上男孩一把抱起,在与无天示过了意后,便离开了房里。出了房门后,齐护法边行边感到心中升起团团困惑,他仔细端详了怀中小男孩一番,估量他年纪该在十一、二岁左右,男孩的眉目清清秀秀、五官生得端正而细致,实在是个漂亮的孩子 。为什么这样一个小男孩,会让教主亲身出马,见不得光似地偷抓了回来?

而且无天指名要将男孩送去「清风营」?那里绝不是一个孩子生长的好地方。而无天自返教后,美国除了为妻子进行火化时有在教众面前短暂露脸,之后便一直待在居所中伏而不出 ,谁也不见。

齐护法实在无法想通其中缘由,但他知道 ,教主说不能问的,就谁也别想知道答案。仔细打量完了这个小男孩后,齐护法便把男孩转扛在肩上,走出了天地居,朝着清风营所在方向行去 。无天多日不出声息,美国众人对其景况便毫无所知 。

「爹!爹!」「娘!娘!」

一阵童稚的惊喊划破了原本寂静的夜晚。一个躺卧在地的男孩面容上尽现着惊骇悲苦的神色,他左右摇晃着脑袋,蓦地里一声尖吼后 ,双眼睁了开来。这日 ,神天教区的大道上,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正往教主居处方向疾走而去。这名男子身材高壮、双目有神,脸面上却微显忧容,他是无天的心腹,同时也是神天教右护法,齐默然。此刻,小映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情绪还停留在方才的恶梦中而惊魂未定,他坐起身来,感觉自己脑袋尚有些发晕,右肩也还隐隐作痛。他将头颈摇了摇、肩臂展了展,神智算是清楚了些,便开始将目光游走,观察如今身处之所。小映发觉自己正被关在一间后方依着石壁、余下三面则以铁杆围住的房间,他满心不解,不知为何自己会身处在这样一个地方。

小映又是沉默了半晌,让自己暂时从悲伤心绪中抽离,开口问道:「那么..从我们一家经历的事,你能想出我被抓来的原因吗?还有,那蒙面的大坏人又是什么身份?」回想起昏迷前那黑衣人的当头一掌 ,小映心中充满疑惑:「那个黑衣人看起来明明是要杀我的,为何最终却变了方向?是他突然改了心意?还是有什么阻止了他?或是……」齐护法因已多日未见着教主身影,今刻终于耐不住关心 ,未经召见便自行前往无天所住之「天地居」,意欲探视教主病情。

齐护法叩了叩天地居的大门,里头却无任何响应。思量反复,却怎样也想不得答案,小映于是向着房间左右顾盼张望 ,见着隔壁房间关着一个年纪与自己相近的男孩,那个男孩年纪虽轻,样貌神态却颇有英气 ,他那两道浓眉下的一双大眼,此刻正用起好奇目光上下打量着小映。小映定了定神,深吸了几口气,试着让自己情绪平复下来,他对着隔壁那男孩开口问道:「请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小映见那男孩不似坏人,当下也不隐瞒 ,答道:「我叫小映,今年十二岁。」

阿鱼于是接续说道 :「关于你第一个问题,我也不知如何回答 ,我就关在自己房里,从头到尾所能见着的,便是这儿负责管事的大哥把你给扔进了我隔壁房间。所以,若是连你都不了解自己为何进来,我就更不会明白了。不如你自己说说看,你原先是住在哪儿?家里做些什么的?昏迷前发生了什么事?也许能从中找到点线索呢。」按理说,无天就算不想开门相见,也会出个声音命其退走,此刻居所里头却是一点反应也无,齐护法不禁感到一阵担心。

齐护法心道:「为何教主不出声回应呢?教主明明受伤不轻,但自从回来后,根本不让任何人接近他,或过问他的伤势,连神医要帮他诊治他也不肯。难道教主的伤势已经出现变化,而在里头出了什么意外,这才无法应我吗?小映沉吟了片刻 ,脑海中开始浮现当晚双亲被杀的景况,他一边对阿鱼陈述起自己一家遭遇的惨剧 ,一边情绪呈现愈来愈激动的模样,到了最后,更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再也说不出任何字句来,只是呜呜咽咽地不停悲鸣着。

隔壁那男孩答道:「回答你问题之前,先告诉我你怎么称呼吧。我叫阿鱼 ,今年十三岁,你呢?」齐护法担心之余,也顾不得未经教主批准,双手往铁门上一推,「轰隆、轰隆」一阵连响,两片门板被缓缓地向两旁扳开,齐护法跟着便走入了天地居中。那晚小映在面对黑衣人逼临而至的生死交关时刻,因心中怀有对其害死双亲而生出的浓浓怨恨,乃致当时心底实不愿在仇人面前示弱,而是怒目豪言以对。此刻对着阿鱼这身处局外的男孩说起自己的伤心遭遇,小映终于不再强忍眼泪,当场毫无掩饰地痛哭鸣泣了起来。

见着眼前的小映哭得如此伤心 ,阿鱼面露同情神色,他由头至尾未插上话,只是默默地聆听、静静地看望着小映 。痛哭多时,小映的情绪终于缓和下来,他停止了哭泣,用力地横手把眼泪擦了干净,顺了顺呼吸、静默了许久后,目望向阿鱼说道:「对不起…让你看着我哭了那么久。」

十次美国阿鱼摇头道:「没关系,任谁碰上像你这般遭遇,都会哭得一样惨的。」阿鱼思考了片刻后 ,开口道:「这实在有点儿难想,因为你的遭遇有些古怪,和其他人进来的过程都不大一样。」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