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00

类型:地区:发布:2020-08-16

44800 剧情介绍

44800海天又想 :「师父一直交代我的,便是要做对武林有益之事。此举虽不光明,但可能真的发挥作用 ,难道为了我心里头的不舒坦 ,便连一个可能让血战得以避免的方法都不试了吗?那我也未免太过自私。」转念又想:「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和双双有着同样想法?我也是相信师弟人性未泯,倘若确实如此,我又何必非取他性命不可?假使发现了师弟真已无可救药,我再按照原本打算,和他拼战个你死我活,也不算迟 。」小映心中一阵盘算,面上却不露喜悦,平静答道:「师父方才提过,星神众是直属于教主而执行特殊任务的部众 ,身为师父弟子 ,本就该听从师命,加入星神众自然是再适合不过!」

在接下来的几十天里,无天都来到宅院中探望小映,每次带来的饮食衣物等日常所需之品,都是依着小映喜好所挑选。此时小映身体早已恢复了大半,原无什么值得担心的地方,但无天还是忍不住每日都来看望一番,随口找些话题就谈天说地了起来 ,无天还不时问起小映的成长过程,问他以前在山里都是过着怎样的日子。海天终于做下了决定,他点了点头,用平稳中带着决心的语气说道:「双双,我想清楚了,我愿意照你所说方法试上一试。」其实小映过去在山里的生活过得甚是单纯,原无太多特别之事好讲,但无天就是听得津津有味,总是一边听着小映说故事一边不住地点头微笑。小映见师父听着开心,也就愈讲愈起劲、愈讲愈详细 ,包括七岁时在家里玩火然后将桌椅给烧了、八岁时跑去深山里探险结果差点迷路、九岁时游玩途中不慎滚到烂泥浆里弄得一身又臭又脏..等等童年趣事,小映都描绘得清晰生动、好似昨天才发生一样,无天也听得极为专心贯注、彷佛自己也参与其中一般。当小映说到自己每次闯祸,都会被母亲手持木条追着打然后避躲到父亲身后时,无天更是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无天和小映两人之间,相处变得愈来愈融洽、愈来愈亲近,不仅仅像是师徒、更像是家人、像是父子………其实在这三年的练功岁月中,无天和小映这对师徒已从彼此陌生到了互相熟识的地步,但两人之间的相处始终颇为平淡,因为两人的师徒关系原是建立在各怀机心上头,无天想着要训练小映成为自己的教中帮手,小映则想着要习得无天的绝世神功为父母报仇。吴双双闻言激动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语毕,又要跪下拜谢,海天赶忙再次趋前,将她搀扶了起来。

海天望向了一旁的黎隐 ,语带同情道:「我瞧你儿子好像不太舒服,非得这样重重制住他不可吗?」原本这种这种各取所需的师徒关系,在无天失手伤了小映后 ,开始起了微妙的变化,无天不由自主地对小映产生关怀,小映亦对无天油然而生敬爱之心。

无天的造访,不再为了传功授业的目的;小映的迎接,不再为了习武练术的渴求。而是在师徒二人之间,已经产生一种情感上的羁绊,不自觉地把对方当成了自己重要的亲人。吴双双苦笑道:「这也是没法的事,这孩子虽然才十一岁,却已从他爹那儿学会了不少功夫,他又非常地聪明灵活 ,若不加上百炼丝紧紧捆住他,稍不留意,也许就让他给脱逃了。」这日,无天再次来到了宅院中,小映如今已经完全复原,正在中央空地上习练着武功。小映见着了无天,便开心地上前迎接。

从吴双双说起儿子时的言词与神态,可以明显感觉到她身为人母的骄傲。无天从头到脚细察了小映一阵后,问道:「你已经没有大碍了吧?」

小映拱手道:「承蒙师父关心,弟子已经全然恢复了。」海天目望着眼前这对母子,内心不禁百感交集。

无天点头道:「之前为师曾说过,要让你替神天教做事,因你受了伤而耽搁下来,如今你既已康复 ,师父便要安排工作给你,你可做好了准备?」决战当日,无极峰上,无天依约前来,海天已在那儿等着他,然而等在那儿的,除了海天外,还有一个小小的人影。无天说话向来充满差遣指使的口气,从不给属下有半分通融余地,这下居然会问小映做好准备了没,由此便知,小映在无天心中的份量 ,比之其他属下,那是大有不同。

小映道:「弟子已经做好准备,就待师父吩咐!」无天望了望小映、清了清喉咙,悠悠说道:小映用着恭谨的语调道:「弟子不济,让师父操心了。弟子身体已经没有大碍 ,请师父无须再挂念,还望师父早日回房休养生息,莫累坏了身子为要。」

无天完全没料到此番前来竟会遭遇眼前此景,见着海天竟然手持短刀架在自己儿子颈子旁?「虽然你来到神天教已有五年,过去却一直过着与教区隔绝的生活,对于神天教的整体运作,自是全盘陌生。现今既要正式让你成为其中一员,对于整个神天教的组织,不能不让你先有一番了解。神天教中,以教主为首 ,另有副教主一人,副教主原是备位,按理并无实权。

教主之位 ,六年一任,任期到了便会举行公开比试,以决定下一任教主人选。神天教中,以我武功为尊,从来无人是我敌手,故自创教以来,一直都由我连任教主之位 。七日后,小映终于清醒了来,在他坐起身来时,感觉到自己胸口一阵疼痛,但除此之外 ,全身上下似乎没有其他不适。教主之下,有左右护法 ,左右护法是辅佐性质,直接听命于教主 ,协助教主处理事务。你所熟知的齐护法,便是教中右护法。至于左护法,由于他年事已高,加之多年前亲儿遭逢变故,从此对教务兴味索然,曾多次向我表达退意,在我极力慰留下,才勉强答应留任,但这些年来,我为了不扰他平静生活,已甚少再安排教务给他 ,而是倚重齐护法助我处理,是以你未曾有机会见到他。

小映见着师父就坐在自己床边 ,此时的无天双目微闭,正不住地颔首打着盹。在教主、副教主及左右护法之下,便是神天教众 。神天教众又分四部,分别是「日、月、星、辰」四神众。四部神众各设有一位统领,负责调度指挥部众。

日神众和月神众,属于神天教的战斗部属,对外征战便由他们负责。堂堂神天教主,眼前居然打起瞌睡来?!星神众则是直属于教主的部众,负责刺探、搜密、暗杀等任务,其身份在四神众中最为特殊,也最为神秘。辰神众则是负责教区的巡守与教内安宁的维护,确保神天教不受外界侵扰。」无天语气一顿,望向小映道:「如此便是神天教的整体组织,你都听明白了吗。」

小映点头道:「弟子都听明白了 。」小映微一沉吟 ,已知其理,自己过去七日虽然意识不清,却也隐约可觉有个人无时无刻都在身旁照顾着自己,这人想必便是无天了!想来师父这般日夜无休地照料着自己,准是都没机会好好睡上一觉了,铁打的身体也难免感到一阵疲累。

无天续道:「其实神天教组织并不复杂,理解起来并无太大困难,真正令人头疼的,是神天教中的斗争与矛盾。」小映奇道:「斗争与矛盾?」小映念及此处,内心不禁涌起一阵翻腾感动,无天是何等人物! ?得让他这般悉心诚意地对待,自己当真是无以为报!至于无天失手打伤自己一事,此时的小映已半点也不记挂在心上。

无天点头道:「按理说神天教中分工清楚、人人各司其职,那是不容易出什么问题的。可惜实际上并非如此,神天教中一直有两派势力暗中较劲,两股势力各拥其主、相争不休,说不准某一天,神天教内部会起大乱子也不一定。」小映讶异道:「各拥其主?师父身为神天教主 ,不是大家都应该听您的吗?却哪来另一个主子呢?」

无天道:「这得要说到神天教的创立过程,神天教当初是我和副教主严莫求二人,各自带着一批愿意跟随自己的部属一同成立 。严莫求的武功虽高 ,终究还是逊我一筹,一直以来只得屈居副教主之位。我和严莫求作风大有不同,彼此也互无好感,之所以愿意合作,不过是有着同一个目标,那便是建立称雄中原的霸业。小映坐起身来时 ,无天也察觉到异动,便跟着醒了过来,无天双眼一睁,见着眼前的小映已经清醒,喜形于色道:「你醒了!?」然而,五年前我的妻儿丧命在一场变故中 ,自此我对江湖便失了兴趣,也不再想称霸中原之事。可是严莫求不同,他想一统江湖的野心从未稍减,好几次他力主侵犯中原 ,都被我以教主身份挡下,他对我的不满因此愈来愈深。日神众和月神众之人,都是当初跟随严莫求而加入神天教的,本就与其交好,加上此二神众之人都是一些好战份子,对于我屡次阻扰进犯中原自然也难以苟同。因此此二神众之人逐渐向副教主靠拢,在教中形成一股反我的势力。

无天道:「左护法身居高位,并非轻易当得,除了功夫要高,见识也得够广才行。你武功才智虽好,但多年来一直过着与外隔绝的生活,未曾有过江湖历练 ,见识上自然是差了些。在这三年间,我想让你加入「星神众」中 ,「星神众」是四神众里最常在武林中奔走的部众,你若成为星神众的一员,对于整个武林态势的了解,自然能大大增长 。」至于星神众和辰神众之人,当初都是我和左右护法招揽入教的,自然与我们交情较深。此二神众之人,不乏曾在中原武林铸下大祸、为了躲避仇家而来者;亦或生性不喜规矩礼数 、想过离经叛道的生活而来者,他们的好战之心多不强盛,之所以会选择加入神天教,不过是为了避世。因此此二神众之人一直对我甚是听服拥护,并无反我之心。」小映用着恭谨的语调道:「弟子不济,让师父操心了。弟子身体已经没有大碍,请师父无须再挂念,还望师父早日回房休养生息,莫累坏了身子为要。」

无天听得小映此语,显然小映也知自己对他实是关怀悬念 ,无天顿时感到有些困窘,自己向来一派高高在上、威严强势的模样,这次却在徒儿面前表露了关爱之情,以后却该拿怎样的面目面对小映呢?无天顿了一顿,续道:「本来两股势力难分轩轾,我又因为坐拥教主之位、掌握最终决策之权,加上有左右护法助我管理教务,因此一直以来,都能将以严莫求为首之反对势力压制而不生乱。不过近年来,严莫求处心培育了独子严森成为他的得力助手。严莫求表面上虽遵服我的命令,在教中安分守己、不图指染中原,实际上却任其儿子数度潜入中原 ,背地里勾结一些心怀不轨的江湖人士,暗中发展其教外势力。小映道:「师父所谓值得信赖又有能力之人,指的是…」

无天点头道:「不错,这个人指的就是你!你年纪虽轻 ,却聪慧机敏无比,我相信你一定能担此大任,助我与副教主抗衡。我想问你,你愿不愿意帮师父这个忙?」念及此处,无天居然有种慌乱无措的心绪,当下简短答道:「你没事就好,我先回去了,过几天再来看你。」话才说完,无天便头也不回地往房门外走去,连多看小映一眼也不敢。

无天虽说过几天后再来找小映,但才隔一天他就又来到了宅院中。此时小映气色已好转不少,见着师父到来脸上便露出喜悦的神情。小映拱手屈身,恭敬答道:「师父有命,弟子焉有不愿之理?那怕是赴汤蹈火,弟子也万死莫辞,绝不言退!」

相反地,这些年来我一直无心扩展自己势力,加上左护法已言明倦意,待三年后他年届六十,便是正式退下之时,到时我需得找来一个值得信赖又有能力之人补上他的缺,如此我和严莫求的两派势力 ,才可勉力维持平衡。否则严莫求见我势弱,定会挟带他的教外势力,并伙同日神众和月神众等人,合力向我逼宫而来。」无天关心地询问了小映的身体复原情形,接着便闲话家常地与小映聊起天来。无天主动问起小映喜欢吃些什么、穿些什么、平日不练功时都做些什么,好似对小映这个徒儿的一切爱好都变得感兴趣了起来。无天大笑道:「很好,不亏是我黎无天的好徒儿!这些年来,我故意不让他人知晓你存在,就是等着让严莫求大出意外,他以为他训练了一个和他一样卑劣的儿子便了不得了,他怎么想到,我黎无天训练的徒儿,才是真正地能干、真正地了不得!」

无天这一笑甚是开怀,神情中更是难掩得意,那是打从心底对小映有着十足满意与全心信任,小映自然也看得明白,内心不禁暗自感动。小映在心里做下决定:师父这般看重自己,自己是绝不能让他失望了!

44800小映道:「师父方才说,三年后要让徒儿接掌左护法之位,在此之前,徒儿却该如何帮忙师父呢?」小映听得一旦成为星神众便能常常在武林中来去,心中大感欣喜 ,自己闷在这里五年了,早想出外一探世面,更何况,小映还有两件挂念已久的事,等着他去完成呢!小映心里一直悬念着,要带阿鱼的骨灰前往其故乡埋葬了,还有阿鱼留下给自己的那样东西,也要顺便取了。若是能成为「星神众」的一员,也许有机会到阿鱼的故乡附近出上任务 ,那这两件心事,便能一并了却了。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