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叫出来我想听

类型:地区:发布:2020-09-29

小东西叫出来我想听 剧情介绍

小东西叫出来我想听既然刺探与搜密,小东西叫重在乔装改扮、小东西叫混入敌营,那么负责执行任务之人 ,相貌身形是长得愈为平凡无奇愈算是合称得宜,最好生得一点特色也无,让人过目便忘、回想无从,那么此人一切行止举措便极难引得他人目光投注,自然也不容易招来注意怀疑。无天讶异道 :「天下间竟有此奇毒?毒入体内却不立时发作,让我起居行动丝毫不受影响,却是待到比武交关时刻这才毒发而起?」

无天是个狂人 ,从来不畏惧生死,他行走江湖多年,不知得罪过多少武林中人,想要自己性命之人多如过江之鲫,就算某天突遭仇家暗算丧命,那也无所埋怨 、只有认命。但是面对上自己徒儿时就不同了,无天打从心底不愿意死在程雪映手上,光想象徒儿施展着天地神功向自己索命而来的画面,无天居然会感到一阵心痛如绞。对无天来说,要死在自己仇人手上反倒容易,要死在自己亲人手上可就难以承受得多。几经思量反复,无天最终还是决定暂不传授程雪映这余下六招神功,单凭其现有武功,江湖上便已少有敌手,要替神天教出上任务时,也绝不必担心身手会不如人。但程雪映完全不是这等人员,小东西叫他的真实面容太过俊美,小东西叫一旦拿下铁面身入敌营,哪个遭遇上的人不会向他多瞧上几眼?一个不用说话、不用动作就已引来一堆赞叹眼神之人,其一举手一投足更是难免处处惹人注目,那么要想私底下再做点什么暗事,可就大大不便、辛苦至极。这也是一直以来无天从未想要分派程雪映刺探与搜密任务的最重要原因。谁料,今次在这『神天令』武斗中,便是因为少了这六招决定性的杀着,让程雪映虽然几度强功、进逼得严莫求一再防躲,却终究少了关键攻招致其落败当场 。无天此刻心中遗憾懊悔之深切,也是可以想象了 !

这时场中严莫求与程雪映两人已经斗上超过百招 ,对于彼此武功特质逐渐熟悉,对于敌方所出路术也慢慢瞧出些究竟。严莫求愈斗愈在心中涌起阵阵狐疑:「这家伙所使武功看来确是天地神功不错,却又似乎少了点什么,方才几次我防守上未臻严密,他为何不趁势对我狠下杀着?」严莫求思绪几转,却是骤然惊觉:「我明白了!他的天地神功根本没学全!所有极致杀招他都不会,而非故意不出!」察觉了其中端倪后 ,严莫求嘴角暗现一抹冷笑,要知天地神功威力虽然惊人,他霸王拳招也非等闲,假若他决意以拳全力相拼,纵然躲不过程雪映天地来招,同时间却也能在其身上狠狠击到数拳,一旦落至此等互攻对方的以命相搏,拼的就是哪方修为较深哪方便撑得愈久,哪方功力较薄哪方就提早不支。然而,小东西叫终于有那么一次,无天决定要分下个刺探任务给予程雪映,只因此行所要探听之事 ,与程雪映自身也极有关系。

这日,小东西叫无天亲召程雪映至『天地居』 ,与其在正厅中议定混入中原、刺探情报之事。初起程雪映施展天地神功时,确实让严莫求十足意外,心生疑惧下不愿贸然相拼,以致半攻半守,稍觉不对便即转为守势、防挡退走 。然此刻严莫求已知程雪映身负天地神功并不完整,登时戒惧大去、犹豫不再,决心转半守为全攻,与那程雪映倾力拼搏而去。因着严莫求心有十足把握:论起功力深厚程度,眼前之程雪映尚不是他对手!

眼见场中严莫求面露阴狠,无天已知不妙,心中暗叫:「不好!给严莫求那狗贼发觉了小映天地神功缺漏真相!这下他要带足杀意攻势拼命而去了!小映有危险!」此刻无天端坐于厅前大椅上,小东西叫对着于右前方入座之程雪映缓缓说道:小东西叫「今日师父要你前来,是想亲派一件任务给你。这件任务毫不困难,不过是要你前往冀州南方之叶家庄参加一场议事大会,待到大会接近尾声,你便可以动身回教,不必久留。既然这是一件如此平易单纯的刺探任务,你也许会想,何必特地找你前去,岂非大材小用。」但见严莫求目中凶光一露,面对程雪映一招『如虹贯天』先扬后落、凌降而下,严莫求再也不避不挡,当场虽被狠狠击中了下腹,同时刻他一招『气霸山河』挟带一道拳浪汹涌而出 ,也已重重轰击命中程雪映左胸 。这一击霸道之致、劲力着实狂猛已极,程雪映吐出一口鲜血后,躯体直直摔飞,身形落下时勉力用双足连同左手撑柱在地面上,力保右手不墬,便还不算落败。

无天语气稍顿,小东西叫声调转沉道:小东西叫「其实师父之所以命你亲往,确是别有用心。因为此次叶家庄所要举行之议事大会,便是冲着我师徒二人身怀之『天地神功』而来!」严莫求被程雪映攻招震退数步后当即站稳,眼见面前程雪映三方着地勉强置身,距离落败只有一手之差,心知机不可失 ,发足一蹬、倾全身之力灌于左拳,当下朝着程雪映右胸狂轰而去....

严莫求强拳凌势而来,程雪映忽地从右手袖中滑出一个黑糊糊的细长状物,落入其掌中紧握,当下程雪映便持拿着它迎向严莫求铁拳...小东西叫程雪映惊讶道:「冲着『天地神功』而来?」

如光如电的一瞬间,一团好似燃着熊熊焰火之陨石般直直狂袭而去的拳影,遭遇上一支看起来十分瘦弱无力的细长黑影...无天点了点头,小东西叫悠悠说道:「阿~ ~ ~」

猛然间,一声凄厉惨叫,响彻入云、满传整场,围观众人无不闻之心惊 、望之面骇。只因这声音,竟是神天教副教主严莫求所发。两人斗到此处,虽然犹未分出胜负,程雪映心中却已暗暗叫苦:「这严副教主身手当真厉害!我的天地神功几度威逼而去,不是遭他强挡架下,便是为其巧躲避去,我已几乎使尽了浑身解数,奈何却总是棋差一着!不知师父过去都是如何胜他?」

「不错!小东西叫过去我依凭着一套『天地神功』,小东西叫在中原武林曾经横扫了无数高手,几乎未逢劲敌。江湖中唯一个可与我在武功上相提并论的,便是我师兄的『无极神功』 。然六年多前一场大战 ,我的师兄落崖丧命,自此整个武林再也无人功力足以胜我 。因此这六年来,以叶家庄为首之所谓『武林正道』人士,处心积虑地便是要寻得一个可以制衡『天地神功』之法。只因这情景,更是让人始料未及:严莫求左手拳面上,此刻正直插着一根纤细树枝。眼前这枝条入刺极深,当场让严莫求左手满注鲜血,一滴一滴的圆莹血珠沿落而下,触到了宣武场地面,在冰冷冷的灰白色石板上沾点出片片慑人心魄的红晕。

这树枝刺中了严莫求拳面上之『液门穴』,瞬时一股如电击般之劲流循着经脉上行,疾往严莫求胸中袭来,严莫求登时感到心口一阵麻痹,当场居然全身无力、瘫软跌地。便只这片刻停歇,小东西叫严莫求立时趁隙前攻,小东西叫转瞬间一道呼啸拳风已狂扫而临,程雪映立觉凶险,忙将头颈往旁一侧,总算以毫厘之差惊险避过严莫求来拳,但见强拳狂势卷起之气劲当下已将程雪映头发削落一片。程雪映心中不禁暗道好险:「若给这拳一击命中,只怕现下我头已去了半边 !」程雪映对于严莫求毒害师父之奸谋心怀浓怨深恨,纵使严莫求已落地而败,他仍不欲歇手,当下两足点上强力、飞身跃空 ,双掌蕴上雄劲、一招『怒海滔天』盘聚浑厚气势便同怒涛狂浪,从天凌降噬下 ,向着严莫求当胸就是轰去,立时便要取了其性命..「住手!」

惊骇未平,小东西叫严莫求狂拳又来 ,小东西叫转瞬间居然已向着程雪映连连攻出数十拳。程雪映深知强挡不易,当下双掌一前一后交出 ,前掌旋绕、后掌格架,先以前掌扬起掌风绕心盘转,由内而外化解来拳挟带之强势气劲,复以后掌描对来拳所连之粗臂侧边,掌位准到、掌劲巧施,左一手右一手地接连将几十来拳尽数往自身两旁格去。一句威沉无比的呼喝,让程雪映戛然止住了攻势,双掌掌面止于严莫求身躯上方只寸许处。

纵然深怨沉沉,这二字喝令程雪映还是非遵不可,只因此命出自当今世上程雪映最为敬爱之人--他的师父黎无天 !严莫求边攻边已心感急恼:小东西叫「这家伙不过才第一次与我交手,小东西叫理当对我出招习性、武功路术皆是全盘陌生,怎地遭遇上我这几轮强攻,居然能把势道应对地这般精准!?」程雪映收回了双掌,立身站妥,他的双眼直直往无天望去 ,目光中尽是疑问之意:「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这狗贼可是伤害了师父阿!?」无天只轻轻摇了摇头,示意程雪映他自有理由,心中实已思虑几转:本来严莫求若当真夺下新任教主之位 ,无天逼不得已也会想在功力回复后亲自杀他,但这实是别无他法中的最后手段。要知严莫求一死,他儿子严森以及日、月二部神众不知会发起什么乱子,若是群集离教,再联合上外头那些暗地勾结的江湖势力,极可能另起炉灶,在外成立个什么诡奇教派兴风作浪,那时无天已不属他们上头主子,要想再限管他们什么可就鞭长莫及。眼前既然自己徒儿已将严莫求击败,这新任教主之位便当落入程雪映手中,那么严莫求这条狗命此时还是该予留下,由此方能将以其为首之严派势力留制教中,命其不可任意进入中原为乱。

此时严莫求躯体终于回复力气,缓缓站起身来,由奔入场中的儿子严森搀扶行离。严莫求莫名其妙输去比赛 ,内心除了深深恼恨,更有着重重困惑:程雪映方才那致胜的突发一击,使得究竟是什么名堂?自己的拳力狂霸当世罕见,单凭着一根细小脆弱的树枝,居然得以迎面贯透自己强雄拳劲,再穿入皮肉如此之深?程雪映这手似乎非属天地神功,却究竟是什么武学?严莫求实不知,小东西叫本来程雪映习武潜质之优便属万中一选 ,小东西叫又修练了那天地神功内功心法有五年时日,此时其自身经气之强盛程度,实已不下于一个练功已达十几二十年之寻常高手。程雪映虽对严莫求那一身功夫全不相熟,但他心中始终稳立两点:『依凭自身之气以感敌方之气、扬绕一己之劲而卸对手之劲』,便靠着将这二处关键运用至鬼巧神妙、发挥得淋漓尽致,已足以让其面对上严莫求之强实双拳连番进犯时,百招以内尚且不致轻易落入败地 。

无天对于自己徒儿得胜大敌 ,自然欣喜满意非常,却也难免感到一阵狐疑:程雪映显然是将气劲一股脑儿灌于手中那条细枝上,藉由聚力集中于一点一线,这才得以破透严莫求雄浑拳劲,但这并非天地神功惯用发劲方式,而且如此精微细处之出招命中手法,似也不像天地神功所能办到。那么自己徒儿用上的,可是什么武功?又是从何学来?此刻陶护法再次立于前方朗声说道:「这场对决,最终由程雪映兄弟胜出!敢问在场诸位弟兄,还有谁欲出面挑战 ?」可那严莫求终究非属普通高手,小东西叫不只所怀拳功精妙强悍绝伦,小东西叫更是身负了习武三十余年之深厚功力,加之数百来场大小战役积累而成之丰富战斗经验。饶是程雪映应对进退再巧再妙,终究无法在交战中占得太多便宜,更因其内力尚有不及,防挡格架上总是避免正面相迎,而是一再精算旁侧入手,由此一路下来心神消耗、行动受限,也就较难取得先机、寻得敌隙。

这时程雪映直直站立于宣武场中,目光由右至左环扫过宣武场周围一遍,但见其斗篷依风斜斜飘扬、其铁面掠光点点银闪 ,他的目光森冷、形影孤挺 ,全身上下犹透着一股浓浓杀意,整个看上去竟是十分具有威仪与霸气,教人不由心生一阵怯意。方才程雪映百余招下便大败严莫求,众人都是看得明白;若非无天出声喝阻,程雪映早已当场夺了严莫求性命,众人更是心里清楚。想程雪映遭遇严莫求这等人物尚且不欲留予余地,待对上其他闲杂教众时,又怎会存其性命?

念及此处,在场众人无不心生一股寒意 。纵然属于拥严势力之教众中,多数对于程雪映这无端冒出者并不服气,但畏其武功既高且奇、出手既狠且辣,贸然与之挑战只怕性命堪忧,当下也就心惧步怯、闷闷地全埋身在人群中既不出面亦不作声。但见场中二人攻守来去地僵持不下已有一阵 ,严莫求一路连下着重『强、猛、狂、雄』,程雪映几手交出讲究『精、妙、巧、变』 ,两人数度攻守易位、往来交错,始终都是胜不胜、败不败,几次距离输赢结局好似只差一步一足,更多时候却是彷佛犹隔千里之遥。满场神天教众中,唯有夏紫嫣一人未被程雪映此刻气势震慑住,只因程雪映这等杀气满身的景况她是看得多了 ,每逢她与程雪映出上星神众暗杀任务时,在程雪映下手解决敌人之前后都是这副模样。夏紫嫣深知:这不过是程雪映性格里的其中一面罢了。眼见在场教众迟迟无人现身挑战,陶护法把手一挥,展往程雪映方向,朗声宣达道:「那么,我在此宣布,神天教新任教主,便是由这位程雪映兄弟夺得!」

无天点头道:「昨晚我饮酒卧地而睡,待到觉醒起身时确有突发一阵酸麻四布,但此后全身上下是毫无异状,因此我只当酒烈劲足所致一时失神 ,难道当下我便已中毒?」语毕,场中扬起一阵掌声 。这段掌声多由拥护无天势力者所发,他们虽然不甚明了程雪映此人来历,但见他所使武功颇有无天之风,方才又是遵从无天命令停下杀势,自也猜得此人定与无天有着不为人知渊源,那么由他担任教主之位,自是比让严莫求当去要好得多。两人斗到此处,虽然犹未分出胜负 ,程雪映心中却已暗暗叫苦:「这严副教主身手当真厉害!我的天地神功几度威逼而去,不是遭他强挡架下,便是为其巧躲避去,我已几乎使尽了浑身解数,奈何却总是棋差一着!不知师父过去都是如何胜他?」

程雪映以往出上暗杀任务时,单凭自身所负天地攻招,便已是威力十足、精妙有余,每每不出十招便可大败对手 、杀敌而归。但程雪映今日对上之严莫求全然不同过往,他可是当今武林一等高手,要想立时败他,实是难如摘星,如今程雪映得与他过上数十来招而不露败象,已属难能可贵。然愈是拆招僵持,程雪映愈是深感求胜不易,心中不禁一阵忧疑:为何自己所使天地神功似有不足,虽然数度强攻进逼对那严莫求起到不小威胁,却终究少了适切后着对其乘势追击到位,以致让其一再逃躲得逞,甚至在接下来转守为攻、寻隙反击。至于余下拥严势力徒众,多半面色复杂,一脸不情不愿却又无可奈何模样,大多数连手都没抬一下,更别说是鼓掌欢呼了。程雪映此刻慢慢收起杀意 ,取而代之的 ,是心中一阵迷乱 :「我..我当上教主了..我..我之前从来也没想过..」尤其,他更是万万没想过,有朝一日他竟会当上神天教主!

程雪映并不知道,这一切他没想到的景况,事实上都是其来有自。打从程雪映出生那刻开始,就注定了他不平凡的一生命运,只因他那不平凡的身世、只因他体内流着不平凡的血液...过去程雪映败敌只需半晌,并未特别觉到自身天地攻招欠缺之处,待到今日与这严莫求僵持不下,连续往来过上近百招,这才惊觉一己武功不足之实,以致几次距离胜利似乎只有咫尺之远,却又总是差以毫厘、错之交臂。

无天此刻焦坐场边观战,内心既是紧张又是悔恨地无以复加:「小映如此聪慧机敏,习练天地神功不过五年,眼前竟已可与那严莫求勉强持平,倘若我早将天地攻招全数教尽予小映,以他灵活善用程度,未必不能将那严莫求一举击败!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为什么要藏私?为什么要藏私?」『神天令』比武已经落幕 ,此时宣武场中,正由陶护法当着满满神天教众面前,为程雪映举行荣任教主仪式 。

是的 ,一切的境遇,都是如此地突如其来、如此地无法预料,程雪映当初从没想过会被带入神天教中、从没想过会遇上阿鱼交托遗物、从没想过会让无天传授天地神功...其实早在无天与徒儿关系日渐亲近开始,无天便已几度犹豫:余下的六招天地神功,是否该教予程雪映?其时无天已不想藏私、不想处处防备着徒儿,往往心念一起,顿觉这余下六招天地神功还是教了吧,但每每跟着念头一转:万一哪天程雪映发现那黑衣人原是师父,定然怒不可抑 ,这天地神功只怕要用来对付自己了!以其聪慧灵活程度,若是学全了天地神功 ,无天实没把握不会败于其手下,一旦败了,只怕就要死在自己徒儿手上!所谓神天令,乃指一千年寒玉打造而成之晶莹令牌,此乃神天教主之权力象征,原属无天所有,此次他连任未果,便将神令交出予以陶护法,由其为程雪映这新任教主授令成礼。

宣武场上仪式举行之时,齐护法已搀扶无天先行离往天地居歇息,并急召卢神医前来为其诊治。此刻无天坐卧床上,卢神医则挨在其身畔,先是仔细聆听无天叙述自身虚弱无力症状后,再是专心凝神地搭手为其诊察脉息。但见卢神医脸容渐显凝重,到了后来,更是满面忧容,目光中尽现惊愕之情。

小东西叫出来我想听卢神医问道:「教主近日内,可曾忽觉一阵酸麻传透全身?」卢神医面现骇异、语带惊恐地答道 :「果真如此..?那教主..确实是中了一种罕世奇毒..!当教主身感一阵酸麻四传时..便是此毒已入侵体内征象..!」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